死于昨日种种

生于一个已知的年代,死于一个未知的悲哀。

没话。

奶猫呲牙裂嘴的装凶猛,你吓唬谁…我怕你哦,手一摸上脑袋立马乖乖巧巧变身小可爱…你别是个神经病吧…

这些话可能是恶心了点,但还是想说。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,万万不能丢。四书五经都要看,论语实在不喜欢,道德经要反复看。三三两两总归是要看几本没有坏处。京剧要听,慈禧要读,溥仪悲哀的像个完美悲剧。政治不重要,历史我也不觉得重要,现实不重要,社会规则也不重要,只要不犯法。有钱有有钱的活法,没钱有没钱的活法,没人不喜欢钱,说不喜欢钱的人在我看来都是虚伪,但钱换不来精神的满足是真话。想清楚自个儿到底想要什么,想不清楚就想想自个儿不想要什么。别人的认同不重要,自己的认同才是必须。后果就是…很有可能死于自杀……

也好,也不好。很不好。没有新鲜的血液注入,生活是麻木的颓。

天亮得太早,还没来得及睡去。

去你妈的失眠

(。・ω・。)ノ♡